当前位置首页 >> 浮花浪蕊 >> 正文

北京市工业设计院汽车院创新服务模式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-6-29

北京市工业设计院汽车院创新服务模式

语音播报:

产学研对接从车间建设开始

2013年初,北京市工业设计院汽车院整体搬迁到奔驰工地,将产学研对接提前至车间建设。

如今,现场办公将近一年,汽车院承接奔驰项目的总装车间负责人马文彬,每天都要赶在早8时30分以前到南六环路外上班。与他同样奔波于城区与工地的职工还有很多。在汽车院100多名职工中,有不少年轻职工索性常年租房住在工地附近。

“以前通常派几个人到现场解决问题。像汽车院这么大规模、长时间到现场办公还是头一回。”在奔驰工地现场,汽车院院长庄蔺指着职工临时办公板房说。远远望去,数千亩的工地上已建好了几处厂房,工人们正在厂房周边进行配套设施的施工。

协调分歧的“和事佬”

汽车院集体搬到奔驰工地现场办公,主要因为这一项目有太多的麻烦事,“如果派人到现场协调,来回跑太麻烦,不如直接搬过去现场办公,提供‘贴身’服务。”庄蔺说,“一般的项目按甲方要求出设计方案就行了,但这个项目甲方涉及到中德两方,有时意见可能会不一致。”

庄蔺打趣道:“中德双方都是甲方,一个公公,一个婆婆,我们作为设计单位提供技术服务,当公公婆婆有分歧时,该听谁的呢?我们只能想办法协调,说服双方互相妥协。”

其实,甲方内部的分歧只是一方面,与德国奔驰方工作人员之间也存在着沟通上的障碍。“这种障碍不仅是语言上的,还有中西方文化、设计理念和标准上的差异。”庄蔺举例说,“他们要求总装生产线与物流输送线以45度角斜连接,这本是一个技术问题,我们能满足,但有些不符合中国相关标准或法律规定要求的,我们只能耐心说服他们。”

从不认可到越来越信任

中西方文化差异带来的沟通障碍之大出乎庄蔺的预料,“国内项目遇到甲方有什么想法,几句话一沟通就完事了,但与德国人沟通半天他们也不一定认可。”他坦言,“这主要因为奔驰在汽车业的优势地位要远高于我们,合作之初对我们不太认可也是难免的。”

为了现场办公提供真正的“贴身”服务,汽车院职工都能坦然面对施工中遇到的各类问题,并积极寻求解决方案。庄蔺说,“去年十一期间,一套设备因为跟原来要求有变化,进厂后装不上,我在外地接到求助电话后,安排北京的同事马上到现场,和他们一起出主意想办法。”

此外,汽车院职工在工作中耐心与德方人员沟通,尽量减少双方理念性的分歧,庄蔺回忆道:“我曾经跟德方人员开玩笑说,如果你娶了一个中国媳妇,生的孩子一定是个混血儿,所以奔驰与中国治疗老年癫痫的医院合作在这建厂,就不要总想把德国一整套东西原封不动照搬过来,癫痫病的治疗而要融合中西方的优点。”

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,他们与德方人员的分歧越来越少,信任越来越多了。

职工在适应中成长

在奔驰项目工地现场办公的一年多时间里,职工最初也不适应,“100多名职工的平均年龄在35岁左右,很多人家里都有孩子,所以不适应也能理解。”庄蔺语重心长地说。

焊装车间项目负责人王作力说,“我发现这种‘贴身’服辽源癫痫病医院哪家权威务对自己也是一个提高,包括自身业务水平和综合协调能力。”马文彬也认为,通过与德国人合作,工作中更注重对细节的把握,同时自己的英文水平也明显提高。

尽管目前厂房建设癫痫人群有哪些已经收尾,但设备安装过程中厂房内部的深度设计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,庄蔺预计,“估计我们至少还要在这办公到2015年底。”

友情提示:
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,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,内容仅供参考,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